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 

这里是我的路——你的路在何处呢?我如是回答了那些问我这道路的人们。因为这道路并不存在!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(1995-1997年)

弗里德里希·尼采 ---德国著名哲学家。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,同时也是卓越的诗人和散文家。他最早开始批判西方

 

查拉圖斯特拉三十歲的時候,他離開了他的故鄉和故鄉之湖,而去住在山上。他在那裡保 真養晦,毫不厭倦地過了十年。──可是,他的內心到底有了轉變。一天早晨,他黎明時起 身,而對著太陽說︰

“啊,你,偉大的星球啊﹗假若你沒有被你照耀的人們,你的福祉何在呢? 十年來,你每天向我的山洞走來︰假若沒有我,和我的鷹與蛇,你會厭倦于你自己的光 明和這條舊路罷。

但是,每天早晨,我們等候著你,我們取得了你的多餘的光明,因此我們祝福你。 看啊﹗我像積蜜太多的蜂兒一樣,對于我的智慧已經厭倦了;我需要伸出來領受這智慧 的手。

願意贈送與布散我的智慧,直到聰明的人們會再因為自己的瘋狂而喜歡,窮困的人們會 再因為自己的財富而歡喜。

因此,我應當降到最深處去︰好像夜間你走到海后邊,把光明送到下面的世界去一樣。 啊,恩惠無邊的星球啊﹗

我要像你一樣地‘下山’去,我將要去的人間是這樣稱呼這件事的。

祝福我罷,你這平靜的眼睛能夠不妒忌一個無量的福祉﹗

祝福這將溢的杯兒罷﹗使這水呈金色流泛出來,把你的祝福的回光送到任何地方去罷﹗ 看呵,這杯兒又會變成空的,查拉圖斯特拉又會再做人了。”──查拉圖斯特拉之下山如是開始。 

二 

  查拉圖斯特拉獨自從山上下來,任何人都不會遇見他。可是當他走進森林裡的時候,忽然 發現一個老者站在他的前面,這老者是離開了他的神聖的茅舍,來到森林裡尋找樹根的。他 向查拉圖斯特拉說︰

“這個旅行者,我與他有一面之緣︰很多年以前,他曾經過這裡。他的名字是查拉斯圖 拉;但是他現下改變了。

那時候你把你的灰搬到山上去;現下你要把你的火帶到谷裡去嗎?你不怕挨‘放火犯’ 的懲罰嗎?

不錯,我認出這是查拉圖斯特拉。他的眼睛是純潔的,他的雙唇不顯露什麼厭惡。他不是 正像一個跳舞者似地前進著嗎?

查拉圖斯特拉是改變了;他變成了一個孩子;查拉圖斯特拉已是一個醒覺者了︰你現下要到 睡著的人群裡去做什麼呢?

唉,你現下竟想登陸了嗎?唉,你生活在孤獨裡時,像在海裡一樣,海載著你。你又想 拖著你的軀殼這重負嗎?”

查拉圖斯特拉答道︰“我愛人類。”

“我為什麼,”這聖哲說,“逃跑到這森林裡與孤獨裡來了呢?不正是因為我曾太愛人 類嗎?

現下我愛上帝︰我不愛人類。我覺得人是一個太不完全的物件。人類之愛很可以毀滅了 我。”

“什麼也不要給他們罷﹗”這聖哲說。“你毋寧取去他們一點負擔,而替他們掮著── 只要你高興這樣,他們自然是歡喜不過了。

即今你想贈與,別給他們多于賞給乞丐的布施;並且讓他們向你請求罷。”

“不,”查拉圖斯特拉答道,“我不布施什麼,我並不窮得如此。”

這聖哲開始笑查拉圖斯特拉了,他說︰“那么,你嘗試使他們接受你的寶物罷﹗他們不信 任孤獨者,也不信任我們是來贈與的。

在他們耳裡,我們的走在街上的足音,響得太孤獨了。好像他們夜間躺在床上,聽到一 個人在日出以前走路一樣,他們自問著︰這竊賊往那裡去呢?

不要到人群裡去,留在森林裡罷﹗毋寧回到獸群裡去罷﹗熊歸熊群,鳥歸鳥群,──你 為什麼不願意和我一樣呢?”

“在森林裡,聖哲干什麼事呢?”查拉圖斯特拉問。

這聖哲答道︰“我製作頌詩而歌唱它們。當我製曲時,我笑、我哭、我低吟︰我這樣贊 美上帝。

我用歌唱、哭、笑和低吟,讚美我的上帝。可是你帶了什麼禮物給我們呢?”

查拉圖斯特拉聽完了這些話,他向這聖哲行禮道︰“我能夠給你們什麼禮物呢?請讓我快 點走罷,那么,我就不會拿去你什麼東西了﹗”于是他倆──這聖哲和這旅行者,互相告 別,笑得和兩個孩子一樣。

查拉圖斯特拉獨自走著,他向自己的心說︰“這難道可能嗎?

這老聖哲在他的森林裡,還不曾聽說上帝已經死了﹗”

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 

论尼采的永恒轮回学说 --  2002年 (售罄) (现代艺术博物馆莫斯科)

 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(售罄) , (现代艺术博物馆莫斯科)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1997年, 油畫,137¯x177厘米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1997年, 油畫,137¯x177厘米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 人們必須在心中懷著混亂,為了能夠創造一個舞動的新星。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1997年, 油畫,137¯x177厘米, (售罄)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(售罄)б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(售罄) , (现代艺术博物馆莫斯科)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(售罄) 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莉娜閻王,系列畫作

莉娜閻王的油畫周期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(1995-1997年), 弗里德里希·尼采

...  "Das Leben ist ein Born der Lust; aber wo das Gesindel mit trinkt, da sind alle Brunnen vergiftet." 「生命是一口歡愉的井,然而一旦烏合之眾也過來取飲,所有的湧泉便中了毒。」WAIT FOR A NEW PAINTING TITLED LIKE THIS!

2014年
2014年

真的,我们总被引向高处,——换言之,被引向白云之乡:在那里,我们安放我们的多 色的气球,而称它们为神与超人